女演員唐辰瀛:無國界的“戲”中人生

 

儘管唐辰瀛有著雙重人文背景,但在他的頭上幾乎看不到多種不同人文銜接的傷痕。唐辰瀛他們也希望,能夠成為一個真正的“泛太平洋女演員”。“如果配角適宜,不論是芝加哥、荷里活、約翰內斯堡、吉隆坡、北京或者上海,不論是舞臺、百老匯抑或者電視節目和影片,我都希望去嘗試,成為一個‘無國界的女演員’。”

所以,每一人也要有自我驅動,就可以學到書本之外更多的東西。你可以充分發揮幼兒園的分館、副教授的開放時間,並出席大量的課外活動。交流越多,越能學到新科學知識,創建他們的人脈關係。

Q:從您的角度看,英式基礎教育的特徵有哪些?

本文原載於《留学》週刊171期

生於韓國名古屋,長於雲南桂林,少年兒童時期沐浴在英國北方賓夕法尼亞州孟菲斯市的熱烈陽光下,如此尤其的生長環境,催生了唐辰瀛對相同人文和族裔的愛好和好奇心,也培育了他獨有的價值觀。像成龍說的那般,唐辰瀛也渴求成為一個深諳中西方人文及情感的“中大西洋人”。

到了愛默生學院後,唐辰瀛開始向著內心深處的目標出發,努力學習、試鏡、表演,抓住每一個機會,一心一意地澆灌夢想,期盼它的開花結果。“既然決定要做女演員,我就不能被其它事情攔阻。”唐辰瀛告訴《留学》本報記者,大學前夕的每一次試鏡,他都會竭盡全力準備,因而獲得了很多表演機會。

2020年9月,由華特·迪斯尼影片公司出品的真人版故事情節電影《花木兰》在中國內地公映。首映式上,同劉亦菲、鞏俐、成龍和劉德華等一眾國際男星同臺宣傳的,還有一名微笑燦爛的青年人,他就是來自英國賓夕法尼亞州的華裔女演員唐辰瀛(Chen Tang)。

先忘掉“花木蘭”

本報記者_劉薇禛平 編輯_汝元昕

不久前,唐辰瀛攝製的《战士》電視劇集因反映了當下族裔的矛盾問題,贏得了很多觀眾們的鐘愛,並順利面世了第四季的播映計劃。唐辰瀛告訴《留学》,近幾年,華裔女演員在荷里活正漸漸地將“看到”。

“即便到今天,這依然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回憶之一,是我人生中最偉大的經歷,我為整部影片深感自豪。”唐辰瀛曾在專訪中提及,參予攝製影片《花木兰》的經歷對他來說極為珍貴。便是從整部影片開始,他開始被更多的觀眾們所知悉。

活潑熱誠的個性、敏感細膩的感情和直接的情感表達是促進唐辰瀛邁入演藝職業生涯的其原因。在英國讀大學時,唐辰瀛在話劇選修課上的出眾表現獲得了副教授的高度評價,自此,他的心底埋下了一顆表演藝術的種子。後來,芝加哥的愛默生學院(Emerson College)來幼兒園錄取,唐辰瀛被選上,轉校研讀話劇專業。

“對我而言,女演員是一個很專業的術語,也是我一輩子要做的事情。”唐辰瀛希望,能夠成為一個專業的女演員,用眼神、聲音、動作和肢體為一個紙面上的人物賦予心靈,並在影視製作新聞媒體中將其展現出給觀眾們,讓觀眾們對那個配角產生共鳴。“這是一個頗具挑戰的工作。做為一個女演員,假如我詮釋的故事情節能夠負面影響到許多觀眾們,讓自己多許多對人性的思索與關愛,這是非常有象徵意義的事情。”

2018年,影片《花木兰》開始攝製,在這之後的選角工作已經進行了至少一年時間。2017年初,唐辰瀛獲得了《花木兰》的試鏡機會。“那時,片場已經定好了絕大部分配角,但還缺乏一個‘大男子主義’的類別。自己一說到‘大男子主義’,我就曉得是姚。”不出所料,兩個小時以後,唐辰瀛獲得了那個配角。2020年,唐辰瀛帶著他所演繹的“姚”走進了觀眾們面前。

A:我接觸過話劇和影視製作專業大背景的留學生。他們絕大部分是國內科班出身,都對那個行業很有熱誠。我會引導他們多和非華人的好友交往,多向國際友人介紹自己故鄉的自然遺產,讓更多的人能認識相同地域的中國人文。

攝製完《花木兰》的三個月後,唐辰瀛趕赴澳大利亞攝製《战士》。在那個和《花木兰》迥異的故事情節中,他感受到了配角180度的很大轉變。

兒時和少年時代的成長經歷,讓唐辰瀛對世界有獨有的認知。“我去過那么多相同的地方,見過那么多相同的人,和他們一同成長,我堅信現代人的價值觀有極強的可塑性。”唐辰瀛指出,每一個人物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情節,當他試著詮釋一個配角時,會讓自己設身處地地站在配角的角度,儘可能以獲取最真實的體 驗。

唐辰瀛憑藉著影片《花木兰》在國內廣為人知,他在戲中出演的是戰俘姚的配角。在迪斯尼漫畫版《花木兰》中,姚是位男青年,在片中以“戲劇型”同袍的身分發生。而在影版《花木兰》中,唐辰瀛出演的姚是一個強健、粗獷且毫無忌憚的戰俘,他受到木蘭“忠義真”個性的感化,成為了木蘭並肩作戰的換帖摯友,一起在軍營中接受嚴格訓練,並投入挽救王朝的會戰中。電影中,唐辰瀛為那位來自農村、少壯樸實的“大漢姚”帶來了嶄新的演繹。

一兩年前,《摘金奇缘》(Crazy Rich Asians)電影票房暢銷,讓荷里活看到了用華裔女演員做執導的商機。《别告诉他》(The Farewell)和《寄生虫》(Parasite)相繼斬獲奧斯卡金像獎、奧斯卡獎等國際大獎。去年,《米纳里》(Minari)也受到觀眾們和評審的肯定。“還有很多傑出的華裔參予了幕前與幕後的影視製作,華裔女演員有了更多的充分發揮空間,我個人覺得這是很更讓人高興的事。我也希望他們能夠把握機會,爭取更多好的表演機會。”唐辰瀛如是說。

較之於《花木兰》,《战士》的攝製是另一種完全相同的歷險。在《战士》中,唐辰瀛出演的洪是一個怪異、孩子氣且樂天派的小混混,同時也是一個高傲、老練的刺客。他的表演受到了評論者和粉絲的一致讚譽。

唐辰瀛自小就是個“旅行車”的小孩。在初中時期,他曾出席橄欖球隊,練球練到皮膚壯得“幾乎沒有胳膊”。可那些運動基礎與影片隊伍中的特效隊員較之,就像是“大衛·墨菲被蜘蛛咬傷前後的差別”。為的是儘量完整詮釋影片中高難度的特效動作,唐辰瀛每晚體能訓練6~8個半小時,並順利完成了幾乎99%的特效表演,也因而被新聞媒體喻為natural born warrior(天生的戰士)。

“二十多年前,華裔女演員在英國電影圈中都是參演小配角,或者出任特效動作女演員。但這幾年來,愈來愈多的華裔女演員開始飾演更為關鍵的配角。我希望在沒多久的將來,膚色和族裔不再成為電影圈決定配角飾演者的第二條件。”唐辰瀛告訴《留学》本報記者,做為女演員,他希望能夠將中西文化的長處融合,將西方對創意設計的充分發揮以及東方深厚的文化底蘊融會貫通,做為他們整體實力的最佳後盾。與此同時,他也希望千萬別給他們設限為“亞洲地區女演員”,而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個女演員”。

A:唐辰瀛

唐辰瀛是廣西壯族人。他的雙親是改革開放後首批受中央政府捐助,赴韓國修讀碩士學位的留學生。童年時期,唐辰瀛追隨雙親遠赴重洋,走進英國賓夕法尼亞州的孟菲斯生 活。

所以,“逐夢荷里活”絕非一帆風順。曾經,唐辰瀛也要靠打零工財政補貼總收入,來支撐他們的女演員夢想。直至一兩年前,他才辭任了調酒師工作,開始做兼職女演員。回憶過去,他從來沒有生氣過他們當初的選擇。“回頭看一看,儘管艱辛,但那些實戰經驗也成為我生活中關鍵的磨練。”

A:英式基礎教育著重靈感與創意設計,為學演出藝術與演出的小學生提供更多非常大的成長空間。如果你願意,就能獲得來自課堂內外的許多自學機會。同學也很引導每一人有相同的想法,從各自的角度看事情,並開放地表達出來。

雖然唐辰瀛將《花木兰》和《战士》當中大量的動作和中國武術打戲詮釋得極為得宜,但他坦言他們“並沒有想要成為一個動作明星”,而是希望純粹地“為唱歌而唱歌”,為每一個配角傾注熱誠和心靈,探尋配角背後的故事情節和象徵意義。“我願意等待真正能與我心靈對話的事物。如果有最合適的配角,我可以很有耐心。”唐辰瀛曾在新聞媒體專訪中這種說 道。

Q:《留学》本報記者

Q:在您自學和工作的過程中,與否和國內的留學生略有接觸?能否說說您對自己的第一印象?

唐辰瀛通曉廣州話和英文,“中西結合”的大背景讓三種迥異的人文表演藝術方式在他頭上融合得宜。在演藝中,他也能精確地傳達出有衝擊力的熒幕詞彙。曾有編劇誇獎唐辰瀛是“有著變色龍般爆發力的女演員”,由此可見他在配角間轉換自如、將故事情節拿捏得宜的演藝功力。《花木兰》整部由外國編劇主演的中國電影故事,能贏得現在的成功,與片中女演員對中西三種相同人文的理解與融會貫通是分不開的。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태그   留學 花木蘭 別告訴他 寄生蟲 摘金奇緣 戰士 米納裡